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清音

我多想,让如花的心情在每个日子里开放;我多想,让染绿的声音伴随我,一程又一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】 引燃激情(草稿)  

2012-01-01 21:27:12|  分类: 尘音清奏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摇醒她。轻轻地,慢慢地,摇醒她。

    拥着属于我的一脉文字的旖旎,我在酣睡,从前,以至于今。多久了,我在嫩江边上的一方城堡困顿无措,文学之梦的滋味,清甜或者生涩的滋味,不曾抵达我的舌尖。本应与文字共舞的手指,茧花厚结,麻木,僵硬,触不响长长短短的篇章的弦音。

    文学的殿堂向来人潮涌动。

    这是一月,塞北的冬之一个章节。而今天,是公历2012开年的第一日。我的嫩江边上,雪仍未落下来,朔风有气无力。我的文字的发条,如同这节气的发条,松松沓沓。鼓鼓凸凸的心自甘沉落,拿不出一点点浑成而厚重的请求,赶赴文学的盛宴。

    文学的殿堂仰之弥高,我渴望进出,只是望而生畏。

    但我还梦着我的梦,即便常常空落。

    我赞佩那些来来往往的谈笑自若、挥洒自如的墨客,我是多么地希望,能有那样的一只手,不必牵引,哪怕只是向我招一招也好啊,我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登堂入室了。可是没有,没有。

    而我的梦靠谁呢?靠自己吧。而文学的天赋于我,十万八千里之遥;我只能磕磕绊绊地登攀书山。还好,我可以一手持着经典作品的灯烛,一手拄着新锐文字的拐杖,怀揣一腔热血,前行,在我醒着的时候。

    不怕摔倒。那些血泪汗的日子继续持续吧。变换的晴阴,交替的冷暖,深沟,高垒,只当是磨练自己耐力的因素好了。我不怕。

    时而,抬头看看,身前的人望不到边;回头瞧瞧,身后的人也络绎不绝。

    路还长。

    于是很多时候,我选择歇歇脚,观听沿途的风景——艳艳的春花,阴阴的夏木,明明的秋阳,皑皑的冬雪,静寂的青峰,潺的泉水,婉转的鸟鸣,闪动的身影,……,所有的一切,那般动人情思。就这样,流连之时,春已去,夏已过,秋已无迹,荣枯轮回,寒尽不知年。

    但我知道,山下,锅碗瓢盆之声此起彼伏,炎凉世态充斥俗尘人心。也有冲冠的热情,怀柔的乡思,略关利益的友缘,寡沾铜臭的爱恋,乃至高雅的情调,感恩的意念,博大的胸襟,缠绵的意绪——凡此,在山下,在山下——我就是从山下起步的。某天,我的脑壳一开,终于懂得了:山上的人是在写山下的事,山下的事,是注解山上的风景的试金石。也许,没有山下的事,山上的风景虚无缥缈。

    摇醒她,摇醒她,我的文字;应该,首先摇醒我自己,不能只凭空地沉湎在梦里。

    起身,继续赶路。文学的殿堂就在那山之高处,我已经看到它的一点模样了——或许是我的幻觉,更可能是错觉。不必管它,继续赶路,坚持走下去——那过程多美好,那感觉多美妙!

    朔风的呼啸,晴雪的晶丽,抑或是灰黄的枝叶,冬眠的春梦,……——从现在开始,我想用一月固有的情节,引燃,我的文字国度里潜在的激情。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65)| 评论(6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