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山水清音

我多想,让如花的心情在每个日子里开放;我多想,让染绿的声音伴随我,一程又一程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清音散文诗习作】 我的父辈,他们不敢对秋雨说不  

2016-10-03 21:49:46|  分类: 散文诗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我说的他们,是我的父辈,他们的亲戚统称:农民。

    这里所提的秋雨,在他们的生活里,每年都可能出现,大小,多少,轻重,缓急,有没有风力,带不带霜刀,他们只能听天,也由命——一春带八夏,都挺过来了。

 

    我现在说的是现在的秋雨。

    其实我不想说——他现在就在外面张牙舞爪。

    安静的玻璃窗不再安静,张狂的分贝吓退了星星的温语,爱唱的蛐蛐湿沉得不能发声,就连高傲的蝉鸣,也低敛了眉眼;

    本是湛蓝的高空,本来大白的天里,也灰了脸色,阴云密布。

    街灯垂下了头,晕。

   

    这是十月初的当口,本该,是我的父辈开始收割好日子的时候。往年,隆隆的马达声碾过过往,收拢汗滴凝成的心事,绽开红扑扑、金灿灿的五谷丰登。

    从羞红村女的高粱地里回来,从镀亮驼背的水稻田间回来,我的父辈邀四聚六,撮起带着毛茬的二锅头,挑三捡五地说,七荤八素地唠,品咂大牛的苦头,咀嚼老丫的婚事,零乱,久长。

 

    这是今年十月初的当口,隔三差五的秋雨,封门闭路。外来打工的收割机躺在路边,百无聊赖,与主人谈天说地;铺路架桥,延误工时;江湾捕鱼,船桨搁浅。 

   

    他们不敢对秋雨说不。

    我的父辈好兴致,直面倒伏的稻田,直面毁容的农道,直面晚行的秋收,也撮起带着毛茬的二锅头,说,醉在秋里,

    醉在醉里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8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